第22章 上吊(1/2)

小说:不如纵情 作者:苏钱钱
不如纵情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宋蛮用几秒钟的时间迅速消化了江其野最后的话, 内心仅剩的一点火苗逐渐熄灭,取而代之的是彻头彻尾的清醒。

  原来他们竟然什么都没发生过?

  太好笑了。

  不过或许正因为什么都没发生过,宋蛮发现一切回归原点是如此轻松。

  他们之间这一段关系原本就是因为自己的不坏好意而开始,所以现在到了这个结果,宋蛮不怪谁,就当是上天用现实再教她做一次人罢了。

  她受得起。

  宋蛮伸手用力扯断脖子上那条锁骨链,毫不犹豫地砸到江其野身上。她什么都没说, 却从缝隙里捡起李昂初的那条链子, 拿在手里离开。

  宋蛮不用说话,她知道这个动作就是对江其野最好的反击。

  下车,关门声响天震地,离开的背影也决断干脆。

  明明没有正式在一起过, 闹崩的场面却是轰轰烈烈, 江其野知道, 多多少少,自己把过去的情绪一并发泄在了里面。

  可发泄完也没有很快乐,只觉得糟透了, 浑身都像被车碾过,疲惫至极。

  在车里冷静了很久, 江其野给谢旻修和向旌发了消息,而后开着车离开停车场。

  俱乐部里, 三个男人坐在一起。

  面前是成排的酒瓶。

  江其野一直在喝酒, 谢旻修和向旌从进门就问发生了什么事, 无奈这人就是不说, 坐下就开了好几瓶酒。

  到底是谢旻修心思细一点,默不作声地给宋蛮打了个电话,可惜一直无人接听。

  隐隐约约,他知道肯定是这俩人出什么事了。

  “芊芊呢?”谢旻修故意转移话题,问向旌,“叫她一起来玩吧,顺便叫上蛮蛮。”

  向旌马上意会了他的意思,“好好好,我打电话。”

  刚拿出手机,江其野抬眼,“谁也不准喊。”

  他眼底暗红,冷漠的脸上满是压抑沉闷。

  果然。

  谢旻修知道自己肯定猜得没错,缓了缓,他试探着问,“是不是蛮蛮知道了你演戏给江万复的事,吵架了?”

  江其野不做声。

  谢旻修和向旌互相交换了个眼神。

  z这态度,八九不离十是默认了。

  两人便做起了和事佬,你一言我一语的,

  “如果蛮蛮因为这件事生气,你哄两下是应该的,女人嘛,都是吃软不吃硬的,你要有点耐心。”

  “对啊,这要换了我肯定也会不开心,你想啊,人家高高兴兴地以为跟你出去约会呢,结果到头来你是在演戏,人家得多难过啊。”

  冷静过后的江其野其实也知道自己是应该对这件事说声抱歉,可现在的问题是——

  这是根本原因吗?

  “她根本没失忆。”江其野一想到这个就戳心。

  谢旻修和向旌皆一愣,“什么?!”

  明明没有失忆,却故意装什么都不记得。更加坐实了宋蛮从一开始的接近就是带着目的的。江其野原以为是为了钱,可现在看来,她似乎又不仅满足于钱。

  江其野觉得自己就是宋蛮列表里的猎物之一,徐穆风更年轻,李昂初更沉稳,宋蛮总在贪婪地寻找不同的猎物。

  可江其野的世界绝不允许自己被替代。

  他只能是她的唯一,她也只是自己的唯一。

  虽然不知道宋蛮为什么要装失忆,但向旌一语道破根本

  “可就算小宋没失忆,她跟你在一起也没有伤害算计过你吧?这不符合逻辑嘛,人家说不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。”

  “对。”谢旻修也赞同,“你们这么多年了还能在一起不容易,遇到事情了别冲动,好好问清楚,坦诚一点,你俩心气都高,但男人该低头时就低头,你不管不问不解释,只会把蛮蛮往别人怀里推。”

  到底是谈过恋爱的人,说出来的道理的确通透。

  可不用自己推,宋蛮已经在别人怀里了。

  江其野想到车里那一幕心脏就好像在被针扎,闭目半晌,最终冷冷抛出一句话,“随便她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向旌和谢旻修也无可奈何,江其野就是这个性格,除非他自己改变主意,不然谁劝都没用。

  虽然嘴上冷漠地说不在乎,但回家后发现停车场没了红色保时捷的身影,江其野还是冒出些不好的预感。

  迅速回家。刚出电梯就听到有说话的声音。

  宋蛮家门敞着,里面灯火通明。

  从房里走出一个中年女人,身后还跟着几个保洁。

  迎面走来,中年女人不知道在跟谁打电话,“对对对,房子已经打扫干净了,明天你帮我重新挂上去出租吧。”

  江其野忽地僵在那。

  他抓住女人的胳膊,“原来住在这的人呢。”

  对方说,“一小时前搬走啦,你是?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江其野知道自己最终会失去宋蛮。

  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,从争执吵架到现在不过过去了五小时,她竟然就走了。

  江其野怔在那,思绪一瞬间好像被什么打散,浑噩空白一片。

  许久,才松了松领带,转身回家。

  他以为自己可以平静地接受这一切,但转身那一霎看到自己门前堆满的商品,刺骨的痛还是从心底逆流而上,袭遍全身。

  宋蛮把所有他送的东西都还了回来。

  一刀两断,再无瓜葛。

  江其野慢慢上前,站定片刻,一眼看到宋蛮最爱的那个睡衣品牌,想起两人在办公室因为那条真丝睡裙开玩笑的画面。

  如今,真丝睡裙像垃圾一般,发出腐朽的味道,躺在地上,对他发出无情讥讽的嘲笑。

  ——你真以为自己能得到她?

  寂静的世界闯入一点斑斓,如今又褪去了。

  江其野低头,莫名笑了笑。

  一脚踢开那些锥心的东西,绕过它们,没有温度地打了管家电话

  “把我门前的垃圾清走。”

  大晚上的,宋蛮实在没有地方可去,但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里,离开与江其野有关的一切。

  无奈之下,她搬回了徐砺和周春阳的家。

  来时的行李不多,走时依旧一身轻松。

  周春阳得知她要回来住,高兴得不得了,原本家里就帮她准备了房间,现在终于可以一家四口住在一起,也算圆了她心中多年的遗憾。

  徐砺也是喜不自胜,大晚上的让徐穆风出去买花,说,“你姐要回来住了,赶紧买束她喜欢的百合放她房间。”

  徐穆风一脸不情愿,“疯了吧,都快十一点了,我去哪买花?”

  徐砺一脚踹在他屁股上,“买不到别回家,快滚。”

  徐穆风被亲爹踹出了门。

  开着车,原本打算兜一圈风再回去,但车进了市区还是没忍住,停在路边搜起了附近花店的导航,好不容易找到一家,飞速开车赶过去,对方却正在关门。

  徐穆风停车,几乎是从车上跳下来,赶紧阻止对方,“等等。”

  店家说,“对不起啊我们打烊了。”

  “有百合吗,我出十倍价格买。”

  店家无奈地回,“抱歉,没有了。”

  徐穆风有些失望,只能又去了下一家,可大概是时间太晚的缘故,连续走了好几家花店,不是关门就是卖完了。

  徐穆风倒不是怕自己买不到花会进不了家。

  他是真的很想买到。

  迎接她回家。

  深夜,花店几乎都跑完了,徐穆风一无所获。他不死心,在导航上发现五公里就有一处花卉市场,又马不停蹄地赶过去。

  这里都是来批发花的,所以夜市关得没那么早,好不容易,徐穆风在一个批发摊主那买到了香水百合。只是包装不那么精致,但花朵新鲜,味道也好闻。

  徐穆风小心翼翼地把花放到后座,又继续往家开。

  到家的时候已经快12点,宋蛮早就回来了。

  一家人都还没睡,围在宋蛮房里,不是问这里缺什么,就是商量着要增加什么新家具。

  宋蛮越过众人视线看到站在门外的徐穆风,笑了笑,“去哪玩了,才回来?”

  她的笑好像有魔力,总能轻而易举地偷走别人的心,染指别人的情绪。

  徐穆风出神了几秒,咳了声,把百合随意丢到门边的柜子上,蹦出冷漠两个字,“交差。”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情链接
太虚少年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howbog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qq.com